大山里,看見特困生上網課

發布于:2020-03-06 10:03   來源:寧夏日報   

<p>  蘇梅姐妹倆從手機上記作業。</p>

蘇梅姐妹倆從手機上記作業。

<p>  蘇永軍(右)和好朋友在陽光下上網課。</p>

蘇永軍(右)和好朋友在陽光下上網課。

<p>  舍立功用手機上網課。</p>

舍立功用手機上網課。

西吉縣是寧夏唯一一個尚未脫貧的縣。

疫情“大考”面前,這里特困家庭的學生能不能按時上網課?

近日,記者在偏遠的山村走村串戶,記錄下所見所聞。

高處找信號

西吉縣馬蓮鄉堡子山坳里坐落著十幾戶人家。嶄新磚瓦房與磚木舊屋合圍成的農家小院,雪水軟軟地淌在香水梨樹下,花蕾在萌動。

3月3日10時,蘇芳、蘇梅姐妹倆趴在東屋茶幾上學習。屋里干干凈凈,舊床單漿洗得發白。

這個點,是九年級學生蘇芳上網課的時間。她伸直脖子,盯著15英寸平板電視,生怕漏聽一句話。手里的筆在課本、筆記本上飛快標記著。

六年級學生蘇梅已聽完網課,整理著課堂筆記。鋼筆字橫平豎直,無丁點潦草和涂抹。

6歲侄兒也加入學習隊伍。蘇梅先在生字本上寫上一個字,再抓住侄兒的手一筆一劃教寫,然后讓他自己學寫。

4歲的侄女嘻嘻哈哈沖進東屋,看見大家都在學,突然安靜成一朵花。不寫字,也不看書,但跟著蘇芳看電視,一副認真的樣子,也不知她從九年級的網課里聽懂了什么。

中午時分,網課結束。蘇家姐妹拿著家里唯一一部手機出門找網絡信號,查看老師留的作業。

“風吹過來,信號就好一點;風吹不過來,信號就只有一兩格,點擊‘云校家’光轉圈圈,打不開。”蘇家姐妹滿山找信號,盡量往高處去,盡量往拉了網絡寬帶的人家院子附近走。

站在老堡子上方,蘇梅把手機舉得高高,左右擺動尋找信號。終于打開了“云校通”學習軟件。蘇梅念一句老師留的作業,蘇芳在本子上記一句。

回家路上,蘇家姐妹看見蘇平兵弟兄仨擺弄著衛星電視信號接收鍋。

蘇平兵家原先的衛星電視信號接收器早壞了,西吉縣教體局最近給他家捐贈了一套新的,但信號還是不太好。“‘空中課堂’播著播著就卡住不動彈了。”蘇平兵只好一遍又一遍開關電視,斷斷續續上課。維修人員說好這一兩天來修,但等不及人來,他們仨就動手搬弄接收鍋找信號。

正上八年級的蘇平兵是莊子里學習最好的學生,曾被西吉縣選派到上海市參觀,開眼界長見識。他每晚預習課本,不但能基本弄通第二天上課的內容,連課本上的習題都做完了。第二天上網課,他只精準地學自己不會的,要是還沒聽懂,他還會打開“學習強國”,通過“空中課堂”回放學習。

三兄弟有兩部手機,但媽媽怕他們玩游戲,平時舍不得用教體局贈送的網絡流量。只有在他們下載和提交作業時,媽媽才打開流量熱點,把手機放在信號最好的地方——窗臺上那瓶紫藥水跟前。

蘇平兵千方百計學習,是因為一個夢想。

鄰村姐姐鐵新去年以688分奪得寧夏高考文科第一名,被北京大學錄取。蘇平兵也有一個北大夢。

一個村莊里有一群好學進取的孩子,這個村莊的未來就不會差到哪里去。

  坐在陽光里

3月4日午飯后,院子外打麥場上,鄰居開動鍘草機,嘈雜聲灌入8歲的蘇永軍耳朵里,細草沫飛落在他的鼻梁上。午睡不了,他趴在炕上盯著相框里的媽媽看。

他的媽媽去年患心臟病離開了人世。雖然還有爸爸和兩個哥哥的疼愛,但蘇永軍整天悶聲不語,蔫蔫的。

蘇永軍起身接了一瓢自來水,澆家里唯一的綠植。那是媽媽生前栽的一株芹菜,綠綠地長著,他沒舍得割過一次。

快到“空中課堂”開課時間了,蘇永軍夾著課本和作業本出門,去好朋友家看電視上課。

水泥路旁邊的土房子剛被拆倒,塵土溢滿路面。穿著紅毛衣的蘇永軍左蹦右跳,盡量不讓塵土弄臟鞋子,那是媽媽買的。

遠遠看見興隆鎮范溝村小學校長馬孝杰出現在路的那頭,蘇永軍的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你不在家里上課,亂跑啥呢?”馬孝杰一看見他就大聲問。

蘇永軍規規矩矩站好,說:“我在家里聽不了課。”

“教體局剛給你送了一部手機讓上網課,你咋又上不成?”馬孝杰怕嚇著這個靦腆的孩子,輕聲問。

“我不會用,亂搗了一頓,沒費了。”蘇永軍頭也不敢抬。

“唉!我想辦法給你再要點流量。”馬孝杰跟著蘇永軍走進他好朋友的家。一看,電視上正在播放八年級數學課,幾個大一點的孩子正在收看。

“把你們倆今早的語文作業拿來。”蘇永軍和好朋友磨磨蹭蹭地拿出來,馬孝杰一看就一肚子氣:作業沒寫完,還錯題滿篇!

“你倆今早就沒聽懂,搬桌椅到院子來,我用手機回放,你倆重學。”馬孝杰打開自己的手機調出課件。

陽光里,玉米垛間,兩個男孩瞇著眼盯著手機跟讀著。

馬孝杰查訪到四年級學生冶振振家時,冶振振正趴在炕上寫數學作業,年邁的姥姥在院子里收拾柴禾。

父母離異,母親改嫁,冶振振與姥姥相依為命。姥姥不識字,不會用手機,管不好冶振振的學習。冶振振由于把教體局送來的手機弄得沒費了,早上的語文課也沒聽。

坐在院子里,馬孝杰打開自己手機調出《琥珀》課件,回放給冶振振看。自己開始搗騰冶振振的新手機,的確沒費了,只能接聽不能撥打,不能上網,只好請求教體局再給這個娃一個流量包。

馬孝杰一回頭,看見趴在靠背椅上的冶振振正跟著手機賣力讀課文:“許多老松樹滲出厚厚的松脂,在太陽光里閃閃地發出金黃的光彩……”

春暖了,冶振振家院里大杏樹上落滿了麻雀,它們在拼命歌唱。

照亮學子心

什字鄉楊莊村小學生馮志軍的父母在外打工,已經幾個月沒回家了。奶奶沒有智能手機,馮志軍因此不能上網課。

該鄉唐莊村小學生馬小花的父母在新疆務工,近一年未返鄉。她和姐姐共用一部手機上網課,因課時沖突,耽誤了不少課程。

2月4日傍晚,西吉縣教體局和西吉黃河銀行的工作人員給他們送來了手機,移動公司工作人員當場開通網卡,解決了他們上網課的難題。

“隨著復工復產,家長帶手機外出打工,全縣還會有一些學生沒有手機上網課,我們會精準摸排,對特困生家庭進行捐助。”西吉縣教體局工作人員王宗義說。

“保衛村一年級學生舍志功父母離異,都在外打工不回家,他跟著爺爺奶奶生活。沒手機、沒電視,上不了網課,能不能給娃一部手機?”什字鄉中心小學校長王兆武問。

“行,我們等會兒送過去。”王宗義一口應承下來。

夕陽西下,紅城子水壩波光粼粼,水鳥嬉戲。農田還被舊地膜裹覆著,村民已送牛糞入田。

穿過長長的壩堤,上一截坡路,就到了舍志功家。

昏暗的燈光下,7歲的舍志功趴在炕上學習。他緊握鉛筆在作業本上一筆一劃寫生字。

王宗義打開手機調出《吃水不忘挖井人》課件。舍志功看見自己的新手機,聽見女老師優美的朗讀,目光驚喜而明亮。

他立即趴在炕上,翹起兩只小腳板,翻開課本,跟著手機學起來。

“老師,我沒手機上課也好好念書著呢,不信,我給您背課文。”

不由分說,舍志功就背了起來:“春回大地,萬物復蘇。柳綠花紅,鶯歌燕舞,冰雪融化,泉水叮咚……”

“這娃聰明好學,要是抓好了,將來有大出息。”王宗義愛惜地說著,手把手教會舍志功手機上網課步驟,并在生字本上列出網課課程表。

“早上不敢睡懶覺,八點開始講課,七點半就得起床。上課、看作業、交作業時用手機,平時不敢亂用,不敢打游戲,流量用完了就上不成課了。”王宗義細細地安頓著,舍志功懂事地連連點頭。

走過紅城子壩堤,回望保衛村。一串串路燈讓山村不再漆黑,燈光照進了特困生舍志功們的心里。(記者 王玉平)

 【記者手記】

   用繡花功夫放飛貧困學子夢想

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讓西吉縣面臨著一場新的脫貧攻堅“大考”。

西吉縣特困生不足百名,是全縣82700名學生中的極小部分。而這占比很小的“極少數”,恰恰是脫貧攻堅中需要格外關注的“難中之難”“困中之困”。

“空中課堂”新型教學方式像一把巨型耙子,暴露出脫貧攻堅的弱項短板。

為了讓“空中課堂”覆蓋每位學生,西吉縣全力摸排被遺落在網課之外的特困學生,并在雪中送炭中逐一銷號。目前免費贈送網絡流量82000人,免費安裝調修衛星電視接收機頂盒186個,為39名特困生每人捐贈一部智能手機。

“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逐步降級,家長們將攜帶手機外出務工,還會有更多特困家庭的孩子無法上網課,西吉黃河銀行將全部兜底包攬,差多少部捐贈多少部。上網課,一個學生都不能少。”西吉縣教體局局長王自元說。(王玉平)


責任編輯:萬自義
内蒙古快3开奖跨度 极速时时彩控制开奖 炒股的智慧 浙江体彩6十1历史数据 福彩七乐彩中奖规则 一期一码最准期期中 山东11选5分析 陕西11选5官网 今日最新开网络游戏 大乐透历史号码查询器 湖南快乐十分购彩票 香港王中王精选中特网 股票交易规则 大发快三实时人工计划 排列7预测 时时乐上海今天走势 吉林11选5遗漏号